Google_露营、野餐、骑行:只要不待在家里,去哪都行

Google-Drive电报群www.tel8.vip)是一个Telegram群组分享平台。Google-Drive电报群『qun』包《bao》括Google-Drive电报群、telegram群组索引、Telegram群组导航、新加坡telegram群组、telegram中文群组、telegram群组(其他)、Telegram 美国 群组、telegram群组爬虫、电报群 科学上网、小飞机 怎么 加“jia” 群、tg群等内容。Google-Drive电报群为广大电报用户提‘ti’供各种电报群组/电报频道/电报机器人导航服务。

,

露营、野餐、骑行:只要不待在家里,去哪都行

北京朝阳区与顺义区之间,纵贯着一条河流,名叫温榆河。河岸这两年铺上了草坪、绿道,环境整饬一新。今年开春以来,每个周末和节假日,温榆河两{liang}岸都像长蘑菇一样撑起一顶顶帐篷,延绵数公里。市民们《men》扶老携幼带着狗,在河边度假。河畔开满紫色的二月兰,即将进港的飞机低空飞过,在河面『mian』投下倒影。清明假期,定居北京的歌手王啸坤在抖音热情地推荐过这里,“千万不要再去那些人挤人的地方,路边一停车下来就是,”他伸开双手拥抱空气,“真舒服,真“zhen”舒服⋯⋯”

东「dong」三环的亮马河已经成了北京的塞纳河,聚集着半个城市的年轻人{ren};而东五环外的温榆河畔,则是北京的上野公园,是家‘jia’庭〖ting〗聚会的地方。

到了5月,北京有一阵取消堂【tang】食,来河边野餐的人更多了。很多人连帐篷也不带,只用一张天幕撑起一个下午的阴凉。更简洁的人,就在‘zai’河埂路旁支起简易的炉子烤肉,或者坐在《zai》野餐垫上吃吃熟食。当精致露营、风格露营“ying”或野奢露营在各城市甚嚣尘上之时,温榆河边的露营和〖he〗野(ye)餐,却既不精致也无风格更不奢侈,只跟“野”字沾点儿边。此地的主流帐篷是三四百块一顶的迪卡侬馒头状的快开遮阳棚,烧烤炉锈迹斑驳,没有人举着相机拍美照,也没人对着手机直播。人们朴素地相聚在河边,实在只是因为没处可去了。

在这个单调的春天和「he」初夏,旅行「xing」和聚餐都因疫情被暂〖zan〗时取消。到郊区去{qu},到户外去,成为城里人的肉体和精神归‘gui’宿。

作为旅行的替「ti」代,那些传统户外运动正在城市周边的山野中兴起,从爱好者群体拓展到普通市民。徒步、登山、骑行、攀岩、垂《chui》钓、探险⋯⋯以及露营和野餐,有多少并未接触过户外的“小白”,在这一年春夏时节『jie』采购装备,一身运动装束,进入城市「shi」附近的荒野。

2022年4月16日,糖粉骑行俱乐部在北京雁栖镇骑行。图/雪【xue】灵

“此时不骑,更待何时”

5月下旬,黄国松骑着自行车走了一趟昌平慈悲峪线,绕十三陵水库{ku}而行。此行主要目的是练习爬坡,100公里的路线骑下来,痛苦得“绝望”。这是他(ta)的爬坡初体验,一个月前他才开始骑行。他并不热爱骑车。

对他而言,骑行只是健身的替代品。5月,健身房因为防疫关门了,为了填补空下来的时间,并保{bao}持运动量,他入了骑行的坑。他的车是一位朋友前几年留给他的二手车,3000多块钱的入门款美利达公路车,通体漆黑。

展开全文

黄国松更喜欢城市夜骑,晚【wan】上9点多出门,在城内骑两个小时,行程四五十公里。有时从北边的鸟巢骑到南四【si】环,再沿中轴线直插回来〖lai〗;有时骑到西边的新首钢大桥,眺望冰雪大跳台;有时在东城的『de』胡同里转圈。他从未见过如此反常的“de”北京夜色,王府井、三里屯等繁华商圈灯光暗淡,但商场前的广场上热闹非凡,像开运动会一样,打网球、打羽毛球、跳绳、玩轮滑和陆冲板的都在挥汗如雨。三里屯太古里的广场上,人们都穿着松松垮 kua[垮的运动服,“不像以前穿得光鲜亮丽,一群大叔举着相机街拍,现在风景完全不同。”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